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新闻详情
 

速速领取这只猫系许魏洲

2020-03-23 17:58:42 来源:龙虎娱乐-龙虎国际app-龙虎娱乐官网 浏览次数 2

  上学时,他是个好学生,认真排练、享受学习。入行后,他是个好演员,对工作百分百投入。音乐是他的爱,也是他另一种发声的方式。以上都是他表面的标签,真实的

  与许魏洲的采访相约初始有几分挫折,也许是受水逆影响,几番更改时间后,直到晚上十一点半。 “你好。”即使他已经连轴转了几天,但从声音听来依然没有一丝疲惫感。天秤座的许魏洲是甜美的,像颗棉花糖,聊起自己喜欢的事情,他滔滔不绝,对于这个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年轻人来说,生活是轻盈而快乐的。

  2018年,许魏洲的工作安排得极其紧密,在拍戏之中,他还要参加4月底的上海草莓音乐节以及准备5月26日的泰国演唱会。这两场演出各有不同,许魏洲说:“演唱会就像开Party邀请朋友来,音乐节更像是一个向大家展示自己,比拼的一个舞台。”

  这个少年的心中,还有摇滚的火。高中时候他就组乐队,当时他可想不到若干年后自己便站上了大型音乐节的舞台。他喜欢作为歌手、站在台上唱歌的许魏洲:“我觉得回到属于自己的舞台上了,那样的我状态会更放松一点儿。”对于音乐节的演出,他也有几分担心,毕竟来音乐节的观众不只是他的粉丝,也许有观众会认为他是一个闯入了“禁区”的“外人”。

  许魏洲清楚地知道音乐、表演都是需要不停练习的事情,长时间停滞就会变得生疏。对他来说,时间是最紧张的东西。“时间非常紧张,我也头很疼。戏也想好演、歌也想好好唱,只能从中协调。”他也有几分忐忑,“我会找时间好好排练。”

  在演员和歌手的身份中切换,许魏洲已经适应。“作为歌手,结束一个舞台表演,无论好坏都能立刻收到反馈;演员从作品拍摄到播出是有漫长的周期,可能是几个月,也可能好几年,所以能做的就是拍戏的时候完全投入到演员这个身份里,尽力做到最好。”

  音乐、表演、出席活动,许魏洲是这些工作的主体也是核心,他没有一丝不耐烦,只有事情做不好的时候,会让他有几分着急。“每天能睡饱觉就OK了,有工作没关系。”他大咧咧地说。

  在封面拍摄后没多久,许魏洲便进组拍摄新剧《我不能恋爱的女朋友》,在剧中他饰演的男主角迟信是一位节目制作人,一个永远有Plan B的职业病先生,但对于感情则是:“喜欢你这件事儿,我没有Plan B。”这个角色与许魏洲的性格完全不同,“你就想象一下,他这个职业搭配上处女座的认真龟毛。”许魏洲的角色与他本人都不太像,“演像了才会有成就感。”

  在2017年拍摄的电影《素人特工》里,许魏洲依然演了一个与自己“不像”的角色。平常很安静的许魏洲第一次尝试“搞笑担当”这个角色,他还在匈牙利的打靶场第一次体验了真枪射击。他用“二二的”来形容自己在电影中的角色,也希望未来让观众看到自己的其他面。

  今年暑假,《爱情进化论》即将播出,他在剧中饰演的丁宇扬是一个投行精英,这是一个让许魏洲直言“挺难”的一个角色。“我要去驾驭一个自己没有相关工作经历,又比我年长的这么一个角色。”拍摄时,他积极地找表演指导刘天池老师讨论,最终呈现出来的角色,比他想象中的好很多。“我没有把他演成那种很死板的样子,其实原剧本里面给到的性格是一个很冷酷的大Boss,海归、精英,对别人高要求、对自己高标准,就是这么一个人。”许魏洲说,“我尽量把他演活了。”

  学吉他、组乐队,从上戏附中到中国戏曲学院,许魏洲一步步推动着自己故事的发展。考上大学,18岁的许魏洲与几个上戏附中的朋友一起北上开始了自己的新篇章。

  住宿舍这件小事,让从来没有经历过集体生活的许魏洲特别不适应。“一个楼道一个厕所,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来习惯这个宿舍。”大学期间许魏洲没有搬出去租房住,他很清楚学习是当时最重要的事。“我一直在学校里住,表演班老师要排作业,住在校外老要回家什么的就特别麻烦,不方便。”

  南方小孩来北京上学,南北文化差异也曾给许魏洲带来很多冲击。“同一个宿舍的同学有东北的、山东的、山西的,我们四个来自不同的地方。一块儿生活、一块儿磨合、一块儿过学校的生活,真挺有意思的。”大二的时候,许魏洲和室友们一起自驾游去内蒙,他和一个同学轮流开车,“一直开到国境边上。”大学四年同住的兄弟,毕业后大家也是好朋友,现在还经常一起出来聚会。“之后有了孩子的话,我也会让他大学时自己出去闯一下,自己一个人生活一下是有好处的。”

  “我是简单、随性的人。”许魏洲这么定义自己。去年,忙碌的工作结束之后他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,陪父母去日本旅游。“今年一整年不停地飞,也没怎么好好和父母一起,结束春节前最后一个工作,我和爸妈一起去日本待了一个月,劳逸结合,也停下来思考一下。”

  在剧组的时候,许魏洲会把百分百的力气用在演戏上,收工后还会在房间里待着“读剧本、听音乐、去健身”。生活中,他也不是会主动组织聚会的人,朋友叫才会出去玩,但他却是聚会上最受欢迎的人,因为他是大家的“结账担当”。

  许魏洲:不一样,小时候很紧张,那时候每一次演出的机会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现在也是学习的过程,但是更放松了、更自我了。

  许魏洲:还可以,基本上一周吧。有时候工作都接着,拍完这戏马上可能就去其他地方做活动了。

  许魏洲:不知道,很多人问我,我也不知道。我不知道什么是摇滚态度,我只知道什么不是摇滚态度。

  许魏洲:会用手机录,家里还有一套比较简单的设备,麦克风、声卡、电脑,我会简单地编曲一下,这样老师再编曲就会比较方便了。

  许魏洲:都玩。不过手游玩得少,现在感觉我看手机小的东西会头晕,所以不太玩这个了。会玩大屏幕的主机游戏,我还买了模拟驾驶舱,在家开拉力赛。

 
龙虎娱乐-龙虎国际app-龙虎娱乐官网